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风博客

--我行走我快乐

 
 
 

日志

 
 

阿里大北环线__玛吉阿米  

2009-09-29 11:10:11|  分类: 云、贵、川、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里大北环线__玛吉阿米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8月13日回到拉萨,仍然住在仙足岛生态小区家庭旅馆。洗漱罢已是晚10点,同车的四人打的到天海夜市烧烤。在西藏同游了20多天,这是四人在一起吃的最后一餐饭。天海夜市比07年去时干净整洁多了,还是去“重庆眼镜王烧烤店”,价廉物美,人气旺。凌晨1点吃完返回旅馆,睡到上午11点才起。明天就要离开拉萨回家了,和欧阳一起上街,两人都有最后一点事要办。欧阳先陪我去北京中路“以纯服装店”,那是我牵肠挂肚一年多的地方。然后我陪欧阳去新华书店,他要买介绍西藏的图书,回去重温在西藏的日日夜夜,留做纪念。事情办完了信步走到八廓街,欧阳买了点工艺品。中饭是在八廓街著名的藏餐馆玛吉阿米吃的,在那里盘桓了2个多小时,直到下午5点。

 
阿里大北环线__玛吉阿米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阿里大北环线__玛吉阿米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以纯服装店。2008年3月14日,一场邪恶大火吞噬了以纯服装店5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如今,这里没有一点火烧过的痕迹。愿西藏永远祥和安宁,藏族同胞永远幸福安康!

 
阿里大北环线__玛吉阿米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阿里大北环线__玛吉阿米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玛吉阿米藏餐馆,非常有名,供应藏餐、尼泊尔餐、印度餐等。到拉萨的游客很多人去这里,尤以老外居多。它的有名,缘于古老,缘于一个流传几百年凄美的爱情故事。

大约300年前,一个月色如水的夜晚,星空如蓝幕。坐落在拉萨八廓街东南角的一座藏式酒馆来了位神秘人物,一脸的年轻和高贵。忽然门外有人掀帘窥望,是一个月亮般娇美的少女,就在那一刻,少女的绝世容颜深深印刻在这位神秘人物的心里,待他追将出去,少女已消失在茫茫月色中。从此,年轻人常常光顾此地,期待与少女的重逢。思念的痛苦点燃了他赋诗的激情,也带来了无数美丽的灵感,他在这家小酒馆里留下了许多诗篇。

这个神秘人物就是第六世da赖喇嘛仓央嘉措。仓央嘉措1683年出生在西藏南部门隅地区,幼年当过牧童,熟悉农村风情,喜爱民歌,深受民间文学熏陶。14岁时﹐被认定为五世da赖喇嘛的转世灵童,入拉萨布达拉宫,由名师指点,学习佛教经典、诗歌和历算。但他不喜欢宫里的清规,非常厌烦每天从早到晚没完没了的诵经礼佛,更不适应da赖所属的格鲁派(黄教) 严禁僧侣结婚成家、接近妇女的戒律。仓央嘉措的家庭世代信奉宁玛派佛教(红教),这派教规并不禁止僧徒娶妻生子。他经常偷偷穿上俗人的衣服,戴上长长的假发,溜出去找朋友玩耍,享受世俗生活的欢乐。苦闷之时,写下了许多情意绵绵的情诗,抒发对爱情的渴望。

仓央嘉措称在小酒馆遇到的美丽少女为“玛吉阿米”,亦即“未嫁的娇娘”。从此他魂不守舍,数次溜出宫殿,在小酒馆等待、写诗。后来,小酒馆成了仓央嘉措和玛吉阿米约会的地方。仓央嘉措给玛吉阿米的诗中,有初识乍遇的羞怯、两情相悦的欢欣,有失之交臂的惋惜、山盟海誓的坚贞,也有对于负心背离的怨尤。由于身份特殊,他比常人更多地体验到怨、憎、爱、离的人生苦难和求不得、恨不能的无奈。1705年,受西藏宗教上层内乱所累,康熙帝废黜仓央嘉措,据说在“解送”北京行至青海湖滨时去世,时年25岁。

仓央嘉措给玛吉阿米的诗歌在西藏一直被广为传颂,诗人美名远远盖过他在政治上留下的痕迹。他与玛吉阿米相遇的小酒馆现在称“玛吉阿米”,被人们涂上了代表神圣的黄色宗教色彩,兀自立在八廓街东南角与东孜苏路的交汇处。仓央嘉措在这幢黄房子里写的那首著名的《在那东方山顶》,如今就印在酒吧的菜单上:“在那东方高高的山顶 / 升起一轮皎洁的月亮 / 玛吉阿米美丽而醉人的容颜 / 时时荡漾在我的心房。”

 
阿里大北环线__玛吉阿米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阿里大北环线__玛吉阿米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阿里大北环线__玛吉阿米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沿着狭窄的木楼梯上到二楼,光线昏暗,墙体斑驳,餐桌、摆设古老而厚重。一壶甜茶、两份尼泊尔餐,我和欧阳默默吃着。

 
阿里大北环线__玛吉阿米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阿里大北环线__玛吉阿米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下午3点,餐馆无人,望着窗外八廓街发怔,室内一支忧郁不知名的藏歌轻轻流淌,似在吟颂仓央嘉措300年前写的情歌: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 那一日,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著你的温暖 /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

别了,拉萨,驴友心中的玛吉阿米!还会再来吗?不知道。

 

 [不是多余的话]  阿里大北环线之旅系列日志终于写完了,但感到还有话没说完。近一个多月,有件事始终纠结于心,那就是9月1日,发生在林芝的车祸。一辆越野车翻落路边江中,司机甩出断腿重伤,两名男驴友落水游上岸,两名MM(鸣沙、焕仪)失踪。肇事司机我认识,他是我在拉萨住的仙足岛生态小区家庭旅馆老板娘的老公。对事故负有重大责任,但出事后逃避失踪的西藏四驱户外俱乐部负责人,我也认识,我们阿里大北环线之旅就是向他租的车,并和他签的合同。车祸发生在别人身上令人悲痛,我们安全归来,是否幸运?转两篇别人的帖子,一篇是车祸中逃生的GG写的,一篇是肇事司机朋友写的。警示、反思,帖中所写,就是我想说的。

一个梦,在去天堂的路上

“分牛奶了哦,只过半小时就到吃午饭的地方啦,我们先喝点牛奶,垫垫肚子!” 车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穿梭着,沿湍急凶险的排龙藏布江而上,我侧着身从车子尾箱拿出几瓶牛奶,分给了大家,车的尾箱放满了我们的行李和食品,还晾着鸣沙和焕仪昨天洗了没干的衣服。再过两天我们就到拉萨啦,那是一个梦,那是一个天堂,车队已经走过了川藏线上最艰难的路段,海子司机开着丰田4500,车开的很快,另外两个越野车已落下很远,似乎没了踪影。

醉人的蓝天、洁白的云朵、摇曳的山花还有神奇的雪山,在车窗的位置,外面的一切如此清晰可鉴。看着天堂洒落在人间的美丽,好像梦一样,清凉的江风迎面而入,有点冷,我关了一半车窗,静静的着看只有一半窗口的风景。早上离开波密县后大家都期盼着:拉萨——我们来了,神奇的布达拉——我们来了,后天我们就将到达拉萨。车载音响放着焕仪新买的歌碟,轻快、柔美的旋律环绕心间,我们就这样荡漾在天堂一样的川藏线上。

砰!砰!我下意识的拉住了车窗上的把手,撞车了?我原以为是。哐啷~~哐~~哗啦~~,玻璃破碎的声音充斥耳膜,旋转、翻滚,感觉整个人都飘起来一样,突然一阵冰冷全身袭来,水,冰冷的水!整个人很快被淹没,车祸!翻车了!而且是翻到湍急的江里面了!这时我才意识到出事了。江水一涌而来,巨大的冲力,车子在江中翻滚,水的冲击力洗涮着整个身体,我紧握着把手,什么也看不见,眼镜也早没了踪迹。我用手抓到了那一半窗口的玻璃,想用力把身体往外爬,在探出一半身体的时候,动不了了,窗口太窄自己被掐住了。车子被巨大的江水吞没,不断的翻滚,悬在车外的半个自己也随车翻滚,在车外的一半身体突然看到了模糊的天空和云,听到江水狂泻中拍打石头撞击声,但瞬间再次被卷入江水中,一切恍然而失。江水不断卷着车子翻滚,不知多久我从那半开的车窗中甩出来。被江水推挤着,想抓住了一个石头,但很快滑落,突然伸过一只手,抓住了我,原来是冰空。哆嗦着我们一起站在了一个石头上,回头,什么都看不见,江水已经吞没了一切,看着肆略的江水,无助的泪、头顶的血,顺着脸流下,周围只有乱石和江水咆哮的声音。冰空满脸是血,衣服还滴着水,眼睛写满了恐惧,刚还在说话的鸣沙,刚还在喝牛奶的焕仪已经全无音影。听到呼喊,从公路上方下来了两个的衣衫破旧的人,拿着木棍和绳索把我和冰空从乱石堆中拉起。当我和冰空爬到公路上,拦下过往的车辆,车停下来了,但多半只是看看而已,我呼喊,我祈求,我哭泣,但这些穿戴整齐的人们,这些自己开着小车的人们,漠然的、冷酷的看着我,似乎只是在看一场戏,看一场演出。这时来了一个中巴车,下来了很多藏族人,很快他们就往河边和车子侧翻的地方直接赶过去,帮忙寻找,司机在侧翻处的石头上被找到,重伤,被抬了上了公路。好心的人帮忙报了警,出事地的交警、公安来了,后来只是看到车子被掐在了近40米远河对岸的一个大石旁,河对岸是无人区,车子孤零零的露出一点轮子的轮廓,挡风玻璃,在侧翻的地方被找到,完全破碎。就这样一直到黑幕落下,午夜12点鸣沙和焕仪还是没有一点消息。当地政府安排了牧民开始沿河搜寻。

时间定格在了这一刹,9月第1天中午的1点,蓝天已不再醉人、云朵已失去色彩,一切已经失去美丽。9月第1天中午的1点,几秒钟的时间一切全然颠覆,恍若梦幻。

2天后焕仪和鸣沙的家属几经周折终于到了这个叫林芝的地方,东久乡排龙藏布江边,家人厮心裂肺的哭喊,却再也唤不回她们。当地的牧民帮忙搜寻到了一个洗涮包,打开看是鸣沙的物品,打开包的时候,里面还有她二姐帮他买的化妆品,尚未用完,二姐顿时哭成整个泪人,把包抱在怀中,叨叨着,“二姐带你回家”, “二姐带你回家”。。。。。看着疾驰而过的江水,我的泪挂满脸颊,我可以回家,而她们已经长眠在这里。如果我也消失在这条天路上,今天母亲、父亲、大姐、妹妹、小妹,他们也厮心裂肺的哭喊着我的名字,我留给他们无限的痛苦,何言以对,站在江边,孤寂、无助、愧疚。那天晚上给大姐打了一个电话,只是说我手机掉水里,坏了,让她别担心我,除了这些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后来焕仪的表哥在一江水拐弯处找到了焕仪的一个随身的双肩包,背包依旧,她常常挂在包上的手表也还在,只是指针已经黯然定格。随后的几天我们依旧在排龙藏布江边走着,找着,但是一切已经没有结果。留下一个洗涮包,一个双肩包,鸣沙和焕仪就这样悄然离去。后来当地的牧民、警局告诉我们,那个地段每年都会发生不少的车祸,失踪的人从来都没找到过,也许她们已经到了天堂。每晚在恍惚中睡去,睡中梦中整个人似游荡在西藏,但又不知道在哪里,周围一切如此陌生、荒芜,睡去又醒来。

9天后,我踏上回家的路程,我没有告诉家人,不想他们担心。没有那次回家像这一次如此的令我感觉遥远,令我忐忑不安,敲门的瞬间,我有些迟疑,自己好像已经不是自己。门打开的那刻,母亲漠然的看着我,因为她不知道今天会回家,也许她疑惑于我长长的胡子,也许她疑惑于我无助的眼神,也许疑惑于我无法挂上脸的笑容,也许。。。。即刻她就笑了,说回家也不说一声。我轻轻的拥抱了妈妈,一切不安、一切忐忑砰然消失,爸爸过来了,大姐、妹妹也过来了,我拥抱了每一个家人,在来的路上我就想我要拥抱我的家人,让我们的心更近些,大家都欢言笑语和我说话,只是我漠然不语。坐在沙发上,片刻的沉寂,我嚎啕大哭,这么多天的孤寂、无助、愧疚,全然袭来,我的泪没有遮掩。那天晚上睡了那么多天以来的第一个安稳觉,早上醒来,母亲、父亲已经备好早晨,我最喜欢的面条。在家休息了2个星期,厚重亲情,让我体味到内心的踏实。

回到深圳,航班降落在宝安机场,走出航站楼的时候,我清晰得看到那几个正在办登机手续的我们,很大很大的行囊,很满很满的笑容。那几个我们正准备出发,在去西藏的路上,那是个别样的天堂。清晰,模糊,模糊,模糊了。。。。。。如一缕青烟,触手可及但却抓不住、留不下。

心里的话

两篇文字一是为了告慰长眠在天路上的焕仪和鸣沙,也做个总结,祝愿焕仪和鸣沙的家人,我的亲人、我的朋友们,热爱户外的老驴,新驴们,都平安,平安是福!

这次西藏之行,我们一行12人(基本都是多次户外、自助经验的驴友),成都集合后,在住的旅馆和一家旅游公司匆匆签下合同,现场交了一半的费用就出发了。包了3个越野车,每车4人,沿川藏线开向拉萨。在9月1日我们行驶到林芝地区的东久乡,大概在中午1点,我坐的车便出事了,2位驴友(焕仪和鸣沙)失踪至今没有找到,司机重伤,我(行者无疆)和另一位驴友(冰空)轻伤。生死就在一瞬间,我想前后就一两秒的时间,至今我都想不起从车子侧翻到自己意识到已经掉江里的这个过程,唯一能记起的就是玻璃破碎的声音,时间就在一刹间,完全来不及反应。从江里爬到路面后,才看到原来我们的车是在一个山体滑坡的地方发生事故。我们已经走过了川藏线最难的路了,林芝地区都是水泥路,司机也许放松了警惕。交警勘察结果显示现场的刹车痕迹长达16米,车速过快,加上遇到还没修复的山体滑坡路段,很颠簸,虽然急刹车了,车终没能停住,侧翻后,坠入旁边湍急的排龙藏布江。西藏的江河都非常湍急,而且河中布满石头,很短的时间就可以把人冲出数百米。听修路的民工说去年就在我们出事的路段曾发生一辆军车坠入江中的事故,失踪的8人到目前为止仍没有踪迹。事发后旅行公司的所有人员就消失了,手机关闭,网站不能访问,所谓的办公地点是个假信息,那时才明白这个公司原来只是一个中介,他们只是把我们的租车信息转介绍给专门跑西藏的司机,但一切悔之晚已。

在一刹那之间,焕仪、鸣沙和我、冰空已经生死两隔,她们长眠在那个天堂。活着人好好活着,好好珍惜。今年的户外运动发生太多的意外了,以前看那些事故的时候只是一浏而过,因为那是别人的故事,当发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才知道死亡其实很近。朋友,请珍惜自己和他人。

1、租用正规渠道的车辆,不坐不正规的车。

不要贪图一时的便捷或便宜,酿成大祸,悔恨一生。特别是长途旅行的租车,最好到对方办公地点签合同,并核实有关证件(公司的营业执照、资质,汽车公司合同代表人的身份证等)。正规渠道的车辆,一方面他们的安全意识会高些,另一方面如果发生意外,也有责任方来承担。我们出事后中介公司消失了,由于只是中介公司,没有办公地点,没有资产,他们把手机关了,我们连人都找不到,一切后续事情都没人理会和安排,在那样一个陌生的地方非常的无助,家属索赔也很艰难。对于汽车俱乐部之类的组织要小心,我们这次从“西藏四驱户外运动俱乐部”租的车,但实际上他们根本就是一个中介公司,后来连注册信息都查不到,无任何负责任而言。出事后,他们消失了,道德的债是逃不掉的,他们迟早会还上。

2、控制司机和你的车速。

如果觉得司机开太快,记得提醒司机。一般来讲司机都会很自信,觉得不存在问题。但我想说的是,不管怎么样,记得提醒司机。如果是租的车,就直接要求司机放慢速度,如果是你的朋友开车,请不要顾及所谓的面子,记得提醒他!如果是自己开车,我的朋友,请开慢点,问问自己你真的很急着赶时间吗?你需要快10分钟还是5分钟?但也许你只快一刹那,一切已经无补于世!在那个路段如果我们的司机稍微慢点,能在10米内停住,一切伤痛就不会发生。

3、为自己购买一份合适的保险。

无论是旅行还是居家意外是无法预测的,走的人也许走的洒脱,但活着的人却要承担一切痛苦和未知的未来。如果你走了,请不要给家人还带来债务,这很现实也很实际,因为活着的人还需好好活着。后续事情的处理是一个很漫长而且花费很大的过程,还有父母孩子需要一个适当的生活。也许我们平时都不喜欢保险公司,我们都不希望事故发生,但实实在在的说,当出事的时候保险公司能很实际的帮到你的家人。同时务必对投保的险种要有清晰的了解,特别是合同中的免责条款,要一条一条核查。在家的几天我花了一些时间来详细了解,对于旅游我觉得需特别注意保险公司对于交通工具的界定范围,此外让家人了解关于保单的信息,也把保单放在家人知道的地方。我们出发的时候,中介公司也给购买来了意外险,但我们连保单都没要,是哪家保险公司的也没问,因为我们认为那只是一个保险而已。出事后当然没法联系保险公司,9号到成都后我开始每家保险公司去查询,但由于没有保单也没有保单号,对方一般会告诉基本比较难查,险种差异大,他们的查询系统不一定保罗所有的保单数据。后来在一个朋友的陪同下总算在中国人寿成都分公司查到了保单,但非常遗憾只查到鸣沙的,后经了解才知道由于焕仪持香港身份证,当时中介公司经办人嫌程序麻烦就没有为其购买保险。遗憾!!

4、车子的座位和手把。

车子中最安全的位置是驾驶员后面的座位,其次是副驾驶后面的座位,副驾驶的位置是危险系数最高的地方。如果有选择,请选安全的位置。特别是出租车,小汽车。还有就是记得拉拉你头顶的手把,走长线的司机一般不很在意这些,坏了也不一定会及时修理,所以请先拉拉试试看,关键时候就靠他了。这次事故后,我的右手差不多一星期的时间几乎不能提东西,因为翻车的过程中全身的力气拉住的都是那个手把,也靠这手把我在车子翻滚过程中只是受轻伤,保持了清醒的意识,最后能从车窗爬出来,把手留给我和冰空生的可能。这次西藏之行,因为窗边的风景比较好,我们同车4个驴友的座位是每天轮流坐的,当天焕仪坐在副驾驶的位置,鸣沙坐在后排中间的位置,我坐副驾驶的后面座位,冰空坐驾驶员的后面的座位。后来交警分析焕仪可能没抓住把手,而鸣沙坐后排中间根本就没东西可抓,在车子翻滚的过程中被撞晕,当车子翻到江里面后,就更没生的可能了。

5、请摇下你的车窗,给自己留一条生命的通道。

如果不是炎热或寒冷,请摇下你的车窗,那怕摇下一半也行。先进的科技给了我们便捷,往往也至我们于死地,现在很多车,如果一旦熄火、电路断开,车窗和车门都是很难打开的。但如果遇到事故,车门或车窗无法打开,定会延误很多时间,生的希望就慢慢远离。亲爱的朋友,驴友,如果你在山区行车,如果车会沿着河岸行驶,请你摇下你的窗户,多看看窗外的景色,如果你的体格比较大请让窗户完全打开。车辆不幸坠入河中,窗户是你最便捷的生命通道,请看护好你的生命通道。

6、保持队伍适当频率的联络。

如果是驴子结伴出行,对讲机是必备的,而且应该保持适当频率的通话次数,没事也说几句,如果发现通讯无法联络应及时警惕,改用手机等其他方式确认对方状况,如通讯途径均中断建议队伍要及时返回,同时做好突发事件的应急准备。我们和后面两个车的距离有点远,以至于我们出事后,另两个车都没有发现而直接开过了,近40分钟后他们才知道我们出事。

7、关于家人、亲人。

真心的关爱你的家人,你的亲人。他们是你最重要的,而我们却往往轻视或忽视。当我看到家属在江边厮心裂肺的哭喊,那才体会什么叫伤痛欲绝。说心里话,只有你的家人,你的亲人才会为你而伤痛欲绝。只有你的家人,你的亲人才会千里迢迢去寻找你,哪怕已经没有任何生的希望。家人、亲人常常在一起而变得平凡,但离开的时候在明白心里最深的牵挂就是这些平凡。如果你觉得父母变得唠叨了,如果你已经不想打电话回家了,如果你已经很久没拥抱过你的亲人了,如果你很久没回家了,如果你。。。。。血浓于水,珍惜亲情。

这些是血的教训,朋友你收到了吗?这是我的经历,我的故事,祝愿你一生都不要经历,但请你用心的看过,记在心里。

祝愿焕仪和鸣沙的亲人朋友,我的亲人朋友,还有热爱户外的驴友都平安,平安是福!

                                                                                               行者无疆! 于 2009-09-25 09:16:21 编辑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backpacking/383693,0,0,1.html  

 

心揪了·祈祷与期盼

9月3日这一天,是我心被揪的日子。那天,当拉萨的朋友打电话告诉我从成都走川藏线进西藏的朋友海子所驾驶的越野车在318国道林芝鲁朗段发生车难时,我的心在惊愕中猛地揪了一下,换来的是话筒两端片刻地沉默......

话筒里从朋友的口中获悉车难发生的原由经过:9月1日,海子和其他两辆三菱越野车组成的自驾车队,当日在318国道上经过通麦天险、排龙到达鲁郎镇拉月村第4122K碑前方200米处时,前方道路发生塌方造成车流长时间地堵塞,海子所驾驶的越野车处于三辆车之首,为了赶路,海子驾驶着车在逆向车道超越被堵车时,不巧的是车的后轮轧上了一块大石头而失去抓地力发生了车胎漂滑,这就导致车尾部像甩尾漂移般地滑入国道左边峭崖之下波涛汹涌的雅鲁藏布江......当海子被人从掉进江里的越野车驾驶室里抢拽出来时,已经断了的大腿不能动弹,头部也受到了重伤。这瞬间发生的车难,除司机海子受重伤之外,还造成车内4位客人2女失踪、2男受重伤。另两辆越野车因此被林芝交警扣押罚款5万。

这起车难有驴友在磨坊社区发了题目为“失踪驴友大营救:发起西藏林芝失踪驴友寻找!!!”的帖子。

前天,当小海通过女友的帮助从林芝医院打电话告诉我“已无生命危险”,让我放心的同时,还特意向我表示了感激之意......电话的那一头,海子明显变得沧老的话语中有着沮丧和内疚之感流露,他也感到牢狱之灾在他伤愈之后就要降临身上......

其实,对海子,我不知该怎么对他说,也不知该为他做些什么。因为我不知也没做什么,海子也不该感激我什么。

作为朋友,当我知道车难发生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已经悄然回上海处理一些特别事宜的我,在第一时间里我所能做的和想到的也只能是尽自己微薄之力,即在电话里要求拉萨的朋友驾驶我那辆停放在拉萨的三菱越野车,赶紧将海子女友从拉萨送到500公里之远的林芝医院,并陪在她身边协助处理车难的其他事宜等......

对于海子可能的牢狱之灾,我认为这是没有办法,也是躲也躲不了的,如何与死者的家属达成和解争取减轻处理是关键。

再者,男人就是要有男人的样,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终归要挨刀的,作为男人,就得为自己所做的事承担由此所产生出的结果责任,何必不痛痛快快地挨这一刀哪!

不能像某些人,当车难发生了以后,作为有责任的某人竟然躲了起来不露面了,不仅手机关机,连网站也都关闭了。现在拉萨旅游局已经通报了“9·1”车难一事,连北京也知道并打电话要求西藏州政府积极妥善处理,要知道警察在医院里已经找过“肇事”司机海子,对其他相关的责任人也在积极的找寻,有责任的人不要再躲藏了,俗话说的好: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车难发生到现在已经是第7天了,今天朋友再次打电话告诉我两位失踪女孩尸体到现在还没有找到,那辆滑入雅鲁藏布江的越野车还在江水里浸泡着。两位失踪的女孩一个是长春人鸣沙,另一个是具有香港身份证的焕仪。

今年七、八月间,在通麦天险发生了好几起事故,其中有一位时今年刚考取大学的广西人,骑单车走川藏线进西藏抵达通麦天险路段时,由于在下坡路段由外线超前方卡车在转弯时不幸冲下了峭壁,掉进了雅鲁藏布江,尸体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还有一支贵州自驾车队在前一晚林芝地区下了长时间大雨的情况下,为了赶路还是冒险开车上路,导致有三辆车被发生塌方的石头淹没并冲下雅鲁藏布江,有些人的尸体也没有找到....

惊愕与揪心、悲痛与默哀......痛哀的沉默与惋惜的无语,尊重与爱惜生命,为亡者致哀!为伤友祈祷!

虔诚地祈祷死者的亡灵在天堂上能够得以安息,更是真诚地期盼海子能伤愈后振作精神勇敢地面对,绝不能丧失信心泄气而趴下......

                                                                                                                           2009-09-08 

                                                                                       http://ahuandq.blog.sohu.com/131335280.html

  评论这张
 
阅读(61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