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风博客

--我行走我快乐

 
 
 

日志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2007-04-21 10:24:25|  分类: 云.贵.川.渝.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稻城往左,内蒙往右,西藏在天堂。

三、南迦巴瓦

“南迦巴瓦”藏语意为“直刺蓝天的战矛”。南迦巴瓦峰,海拔7756米,世界第15高峰,是7000米级山峰中最高的。加拉白垒峰,海拔7294米,与南迦巴瓦峰隔雅鲁藏布江对峙,两峰仅距20公里。南迦巴瓦峰是藏族人心中的神山、圣山,终年积雪,云遮雾盖,难以见其真容。上世纪初曾有一些外国探险家经印度来到这里,希望一睹神山芳容,拍下一张照片,但整整等了一个月,山峰始终为浓云所掩,只好望山兴叹,抱憾而归。即便是当地人,一年之中可以见它真容的时分也寥寥无几。欲睹这两座险峻的奇峰,最好的季节是冬季,此时天高气爽,看到的机率会大很多。比较容易到达的观赏地点有两个,一个在色季拉山口,不过离得比较远,看得不是很真切,一个在派乡附近的直白村。

 派乡在林芝地区的米林县,直白村离派乡10公里,它是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入口。从直白出发,徒步翻越多雄拉雪山,经汗密、拉格、背崩,3、4天就可以到墨脱。这条路,目前为去墨脱的主要通道。墨脱是雅鲁藏布江进入印度前流经我国境内的最后一个县,也是全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县。墨脱在藏族人民心目中是宗教信徒朝圣的“莲花宝地”,它集雪峰、冰川、瀑布、原始森林于一身,路途艰险。有人称,在到过墨脱的人面前不要言路,意思是说这世上再没有比到墨脱更难走的路了。走过墨脱的人就是不一样,艰辛、忍耐、痛苦,但也有美丽和温柔,更有信心和耐力的成就感。

我们去派乡是无鱼忽悠的。一般人去林芝,派乡是不去的。经典行程是翻越米拉山口、欣赏尼洋河谷风光,游览著名景点工布江达县的巴松措湖和八一镇的鲁朗林海。无鱼却说,冬天别去巴松措湖、鲁朗林海,没有什么看的,现在去林芝,要去派乡、直白。在雅鲁藏布江边徒步、篝火、泡温泉,看南迦巴瓦、加拉白垒......南迦巴瓦太壮观、太美了!他这样描述自己看见南迦巴瓦时的情形:惊呆了,眼泪流了下来,于是决定留在西藏不走了。我们被他忽悠晕了,决定舍去巴松措湖、鲁朗林海直接去派乡,幸亏去了,不虚此行。

去派乡共6人,包了一辆车。同行的5人中有2对恋人、1个帅哥。1对恋人是刘和法国MM,杭州中国美院研究生。另1对恋人是旋和乔,旋上海复旦学生,乔北京美女。那帅哥僧是演员,性情中人。我与他们有的是在火车上认识的,有的是在网上认识的,有的是通过网友认识的。旋和乔相识相恋颇有戏剧性。到拉萨的第二天我发信息给乔,告诉她有个帅哥与她同住一个旅馆并把帅哥的电话告诉了她,接着又发信息给旋,告诉他有个美女与他同住一个旅馆并把美女的电话告诉了他,我让他们一起来我住的客栈商量包车外出的事。旋和乔就这样相识了,两天后相恋了。闪恋,我无意中做了中介。呵呵,西藏是艳遇的天堂,什么都能发生。这5人都是80后,我55岁“鹤立鸡群”混迹其中,不免令人担心。出发时僧对我说:老爷子你可要顶住啊。意思我懂,在西藏包车出游,最怕有人身体顶不住坏了大家的行程。顶住,坚决顶住,老爷子不拖你们后腿。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去派乡是包藏族司机丹增的面包车,三天往返1100公里,2000元,不贵,这是淡季的价格,4月以后旺季就不是这个价了。丹增28岁,人很忠厚,汉语讲的也好,在西藏期间我都是包他的车。他有个4岁的女儿,我给他女儿买了件红色羽绒服,他很高兴,回家给我带了一大壶他奶奶酿的青稞酒。藏族同胞讲义气,你尊重他,对他好,他马上就会认你为哥们。离开拉萨时他开车送我们到车站,大年三十发信息给我,祝我全家新年快乐。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拉萨到八一(林芝首府)407公里,柏油路,路况很好,我们上午10点从拉萨出发,到八一已是下午5点。除去途中在米拉山口停留、中午吃饭用去1小时外,407公里路程耗时6个小时,车速不到70公里。丹增的车是新的,在这样的路上开120公里没问题,但丹增不敢。西藏去年翻了几辆旅游车,为了保安全,如今载人旅游车限速70公里,违者罚款2000元。西藏监控车速有奇招,公路上每隔7、80公里设一检查站,有交警在过往车辆的路单上填写过站时间。甲站到乙站按车速70公里计算区间用时,如果提前到达即为超速。司机为防罚款,快到检查站时都看看表,如果时间没到,宁肯停路边休息也绝不提前到达。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出了八一往米林方向走了70公里,汽车离开柏油路开上了去派乡的土路。土路有70公里,沿雅鲁藏布江向前。天黑了起来,渐渐前方什么也看不见了。没有路灯、没有星光,汽车开着大灯,在黑暗的挤压下,左右摇晃、上下颠波,似一叶孤舟在大海中漂行。丹增没去过派乡,不知路走的对否。沿途没有村庄,没有行人,无法问路。车内安静了,空气有点紧张。丹增小心翼翼驾车在坑凹不平的土路上蜗行,时刻提防陷入坑中,车速只有20多公里。我拿出手机拨远在拉萨无鱼的电话,幸好还有信号,拨通了。无鱼告诉我,这条去派乡的土路没有岔路,顺路走不会有问题。我长吁了一口气,坚定地告诉丹增,顺路走不会有问题!

四周依然是黑压压的,车灯光柱以外什么也看不见。汽车马达单调的哼着,左右摇晃、上下颠波让人心烦。车速度20多公里,70公里土路需要走3小时。时间似乎凝固了,感觉走了很长时间,看表才过去5分钟,真难熬!3小时熬过了,估计派乡要到了。前方仍是黑黑一片,土路依然没有尽头。车上谁也没有去过派乡,无人知道派乡何样,无人知道派乡离土路边远近。大家都知道派乡没有电,所有人都瞪着眼睛朝外看,生怕走过了派乡也不知道。终于看到路边隐隐有木屋,间或有窗户透出烛光,派乡到了。丹增下车问路,寻找当晚无鱼替我们联系住宿的渝州旅馆。10分钟后丹增回到车上告诉我们,这里的几间木屋是派乡乡政府所在地,渝州旅馆还在前方4公里。汽车重新投入黑暗,重新走进荒野,又一轮黑暗中的摸索。

明知目标在前方,却不知道目标在哪里,似乎触手可及,又怀疑已经错失,这感觉很痛苦。幸好痛苦只有20来分钟,渝州旅馆到了,旅馆老板老王拿着手电在路边接我们。此时已是晚10点,离开拉萨12个小时,人人饥肠漉漉,浑身酸疼。老王打开自备的汽油发电机,昏暗的灯光下才看清所谓渝州旅馆不过是个砖木结构的二层建筑。楼下门面是餐馆,放着四、五张餐桌,后面灶间支了两口锅用木材烧火。住宿在楼上,沿着咯吱作响的木楼梯上去,木板隔了3间屋,屋内有三、四张木床,住宿一晚,每人10元。吃完老王做的饭已是晚12点了,发电机也停了,没有热水洗脸,没有卫生间,去屋后的茅房方便后,点着蜡烛上楼,风吹熄了蜡烛,随身带的打火机、手电派上了用场。累极了,沉沉睡去,一宿无话。

第二天早起出门转了一圈才看清渝州旅馆的所在地。一条50米左右的土路,两边排列着高矮不一砖木结构的建筑,有一个小卖部,其它都是住家。一辆中巴车停在路边,车前窗挂着派乡--八一的牌子,上前打听,是开往八一的班车,每天一班。估计有4、50户人家,不明白为什么乡政府在4公里外。昨晚路过乡政府,天黑没看清什么样子,也许那儿是派乡,这儿是派乡的一个村。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早饭后我们上路了。今天徒步去直白,10公里。去直白的路沿雅鲁藏布江蜿蜒,勉强可以过小面包车。行前与丹增约好,他开车迟我们两小时出发,收容落在后面的人。在雅鲁藏布江边土路徒步的感觉真好,蓝天白云、雪山村庄,宛如行走在童话世界。很快队伍就拉开了距离,法国MM走在最前,我其次,旋和乔落最后。来西藏前,怀着对神秘青藏高原的敬畏,为安全起见,曾给自己定了“三不”纪律:不徒步、不露营、不自虐。这是为了防止自己禁不住驴友的诱惑,做不自量力的事。今天徒步,海拔在2000米以下,有路、有汽车跟随,没有难度系数,不算破戒。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雪山下的小村庄真是太美了,轻手轻脚路过,不忍打扰它。这是世外桃园、纯真世界,真想逃离喧嚣的大都市,永远在这里与蓝天雪山为伴。路边小木屋窗前坐着两个小姑娘,见我端着相机过来,羞涩地将身子伏在膝上不肯抬起。语言不通,比划了很久,才直起身子面对了镜头,留下这张这张似笑非笑、紧张拘束的照片。她们看到照片非常开心,这也许是她们有生以来的第一张照片。村口闯过来几个骑自行车遛狗的小男孩,不仅感叹现代文明浸淫的力量。还是男孩子胆大,主动和我打招乎:hello(哈罗),晕倒,他们会的唯一的其他民族语言,为什么是“hello”,而不是“你好”。郁闷啊!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不知不觉我走在了整个队伍的最前面,第一个到达雅鲁藏布江边的观景台。这是挂在路边悬崖上的钢木结构平台,四周有护栏,旁边有安全警示牌:最多承载40人。从派乡出发,到观景台用了4小时,估计走了8公里,这速度在内地是很慢的了。没想到老爷子第一个到达,80后5人过半小时才坐车赶来,老爷子顶住啦。此时已是浑身汗湿,急忙卸下行装,喝水擦汗,肚子也饿了,吃了点干粮。观景台左下方是雅鲁藏布江,江水在这里拐了个大弯。观景台右前方就是难睹真容的南迦巴瓦。云雾撩绕,似隐似现,与它隔江对峙的加拉白垒完全不见踪影。天阴起来,太阳藏匿不见,不禁有点失望。不过很快释然,自古事难全,能到派乡饱览美景,见到似隐似现的南迦巴瓦也该满足了。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离开观景台坐车5分钟到了去温泉上山的路口。温泉在山上,要徒步爬山2公里。这段路程非常艰苦,毕竟已经徒步4个小时体力耗得差不多了,全程登山,羊肠小道,走一步喘三喘,费时1小时才到达。我想不通,为什么温泉在山上,看到后才知道,温泉水从山体的缝隙里流出,当地人用石头、水泥围个7、8平米的池子就是泡澡的温泉了。这山有三处温泉,路边两处已有妇女、孩子泡在其中。脚下是雅鲁藏布江,头顶是南迦巴瓦峰,全身赤裸露天沐浴,远远望去是幅很美的图画。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裸体又称天体,天赋人体、与自然融为一体。生人走近温泉,没有人不安,只有一个年轻女子用毛巾遮住胸部。我想拍照,有贼心没有贼胆,不知人家风俗不敢轻举妄动。

这路边的温泉我们是不敢泡的,没有任何更衣处,当众褪衣和女子同浴确实不敢。旁边有个略懂汉语的藏民指给我们去第三处温泉的方向。第三处温泉在山凹里,很不好走,不过僻静,周围没人,只有三个男孩泡在里面。对男孩我敢拍照,他们非常友好,很快就穿衣走了把池子让给我们。换一池新水,用了半小时。池周边地无三尺平,没有更衣处,只好钻到旁边的竹林里更衣。我率先下池,其他人也接着下。池实在太小,下去5人已经很挤,乔没下,站池边用照象机对着我们。泉水温度正好,泡在里面很舒服,闭上眼昏昏欲睡,顷刻间疲劳消失。真没想到,千里迢迢来西藏,南迦巴瓦脚下,与80后袒裎相见,男女同浴。半小时后,我起身离池,换好衣服回来,乔也下池了。他们招乎我拿相机,于是就有一张露天沐浴图。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离开温泉下山已过了下午5点。天上云层很厚,心灰意冷,对南迦巴瓦显露真容不抱希望了,驱车去直白是为了完成最后的行程。车过雅鲁藏布江大桥拐了两个弯到了直白村。没等车停稳,我和僧抢先下车,抬头张望,突然眼睛直了,半张嘴没有喊出声来。南迦巴瓦静静地立在那里等我们,那么近、那么清晰,三角形的山峰尤如“直刺蓝天的战矛”。我宁肯觉得,它象褪去所有衣物袒裎柔和流畅天体的少女。薄云似轻纱缠绕腰间,美得那样从容,超凡脱俗。

拿出长焦镜头屏着气息连拍了十几张,这才缓过神来找加拉白垒,没有一点踪影。环顾直白村,这是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出村口十来米土路到头了,汽车不能往前开了。村口有个木牌,上书“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入口”。我知道,往前走不回头,3、4天就能走到墨脱,我离墨脱很近了。我不敢往前走,没有体力、没有胆量往前走。世上美好的东西很多,但不可能全部为一人所有。要走了,再抬头看一眼南迦巴瓦。她已经不知何时静静地走了,云层遮盖,看不见了。僧一步一回头,似乎不舍,也许演员感情充沛。

吃过晚饭已是晚上十点,刘、法国MM、僧和我去雅鲁藏布江边点篝火,老王背着劈好的木材带路陪我们。出了村子来到江边一处平坦的沙滩坐下,篝火点起来了。他们三人静静坐着,望着跳跃的火焰没说话。我和老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老王重庆人,6年前来西藏,先是在八一打工、开饭馆,赚不到钱,于是就到派乡来了。他说前几年生意不行,这两年到直白走墨脱的人多了,生意也好了。他说,旺季来这儿的人很多,有很多老外。难怪,这里的孩子会说hello。四周很黑、很静,天很低,有星星,没有月亮。雅鲁藏布江水缓缓地淌着。刘和僧开始说话了,话题有点严肃:为什么来西藏。刘是陪法国MM来的,到西藏是她多年的心愿,她不懂汉语,没有刘陪来不了。僧是听了朋友的一句话来的,朋友对他说,演艺圈是名利场,把握好自己不容易,你去西藏吧,去过你才能演好戏做好人,于是买了票就来了。僧说,我来西藏是寻找的,找什么?不知道。今天看到南迦巴瓦,我知道了。知道了我要找的东西,知道了无鱼看到南迦巴瓦为什么流泪。今天在向它告别的时候,我也流泪了。僧到底要找什么,他没说,也没人问,好似内有禅机。他们问我为什么来西藏,我思索了良久,吐出一句话:给自己生日送个礼物,嘿嘿,也挺深沉的。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西藏在天堂----南迦巴瓦 - 江南风 - 江南风博客

 

后记:第三天早上6点我们从派乡回拉萨。时间充裕,沿途去了喇嘛岭寺,欣赏了尼洋河谷风光。有照片为证。也许是心灵感应吧,结束这篇博时收到丹增的信息,在此录下:你好老师,最近身体健康吗?我想你们!

  评论这张
 
阅读(512)|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